麻城熊麻两姓源流,湖北麻城民间故事:麻氏献画

浏览:140 来源:麻家将

熊麻两姓源流  (湖北省麻城市孝感乡文化研究员刘明西)

 

      古孝感乡沈家庄区民国七年(1 9 1 8年)清源堂《熊氏宗谱》卷首有熊尚儒撰写的《楚熊麻源流序》一文,原文如下:


      熊麻者,本源根之昭穆也,皆楚之苗裔矣。麻氏授姓于族大夫讳婴者。昔尤难,楚族遂散,公欲复其宗庙,故奔隐而更其姓,乃情耳。俗传宋元之前,麻邑亦存土著熊麻二族,两姓聚居,互不婚嫁,亲犹弟兄,合拜于一堂。麻氏性情豪迈,前奉外迁,户开吴越。麻之高曾,取其田宅之券契,及先世坟茔之绘稿,俱附吾祖。虽兵焚而板存。图旁有字,楷笔亲书,云:“荡析离居洞口,久处散地,实非所属,乞其宗亲,传而避废。"昔不知考辩而疑之,今观其遗卷,惟吾两氏源于一根也,有休戚相关之情。尚叹而独信乎!其人、其孝、其事,无奈年延世远,文献无征,所以略考之,则登以宗谱,乃存矣。吾族先君继麻氏之功禄,万世甚赖焉。时印之於谱者,其祖而宗同族合,人人易晓,黄口孩童亦皆知之,将见渊源一线,脉络分明,其通之说,可也!何则二姓各为一树者乎?子孙有志相合……亦谨述其实事,以俟后人之阅而继其传焉。

这篇序文的意思是:

    熊姓和麻姓,本来是同一个祖宗,都是楚国王室的后裔。麻氏受姓于楚国的一个叫熊婴的族大夫,他为什么要改姓麻呢?相传很久以前,社会动荡不止,楚国风雨飘摇,族大夫四处躲避。婴公很想使自己的国家恢复到过去的强盛,于是奔逃到了别的国家,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就更换了自己的姓氏。他这样做,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

民间俗传,大约在宋朝或元朝之前,麻城就有熊麻两族。我们两姓聚居生活在麻城洞口这个山青水秀的地方,儿女互不通婚,两姓人亲得象兄弟,因为共一个祖先,还跪拜于一个祠堂呢。老人传说麻姓人性情豪爽,遇事礼让三分。适逢朝廷来了迁诏令,要他们奉诏外迁到江浙一带去立业。临走前,麻氏的曾祖,取来本性的田地契约和先世祖坟墓图,交给我们的鼻祖熊胜可。这些宝贵的东西,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,虽然经历了多次兵火,但祖坟图绘还得以保存下来。墓图边还有蝇头小字,并是楷书写的。我一看只见上面写着:我们奉令离开自己的家乡,但那个迁居之地不是一个久居的地方,就是再好,也不是属于我们的,我们可能还是要回来的。这些东西交给熊姓兄弟保管,是为避免遗失而让它们保存或流传下去的好办法。我年少时听说过这个故事,总是感到疑惑不已。今天亲眼观看了遗文,确证熊麻二姓都源于鬻熊氏,有手足相连之情,不禁连声叹道:“真的!是真的啊!"关于麻氏先辈的孝行和轶事,无奈世远年久,又无文献记载,所以我把这些事简略地记述下来,让后人登人家谱中使其保存下去!这样做,也是对麻氏兄弟的一种怀念。再说我先祖沾了麻氏的贵气,继承了他们遗不修祠,让熊麻二姓各往各的方向发展,这是为什么呢?子孙如有志相合,那就应该合!我把这些事郑重地记述下来,就是要让后人知道,好让他们代代地继承和相传下去。

 

      熊尚儒:明代中期的一个书生,他写这篇文章就是想把“熊麻同源"这件事记人家谱,让后世人知道熊氏与麻氏的历史及迁移脉络。四百年过去了,这篇文章还有现实意义。而这些都得源于麻氏高曾祖传下的几幅图,不是这些图和文字,这段历史恐怕早被埋湮了。关于麻姓源自楚大夫婴的说法,现住温州的麻光练先生也提供了宗谱方面的印证,温州麻氏修于咸丰十年的《麻氏续修宗谱序》里说:“盖麻氏……系出熊姓,楚公族熊婴奔齐,更姓麻。"婴本姓熊,为“楚公族”。什么叫“公族?《诗·魏风·汾沮洳》:殊异乎公族。"毛传:“公族、公属。"郑玄注解为:“公族,主君同姓昭穆也。"既然熊婴是楚公族,当然与楚王同姓,姓熊是不容置疑的。至于他逃到了齐国,做上了大夫,为何要更姓麻呢?我想与麻衣有关。这要从当时楚国特定的历史风俗说起。当时的楚国诸侯、大夫,平时穿的好衣裳,便是麻衣。

 

      这种麻衣,相当于现代的高级时装。郑玄用雌黄笔批点《诗经》时,在“麻衣如雪"这句旁写道,麻衣是楚国诸侯朝圣时所穿的朝服。这便把麻衣的品味,提升到至高的境界,与平民所穿的葛布衣区分开来,麻衣成为楚国贵族血统的正脉。联系到《楚熊麻源流序》里所说的“欲复其宗庙",我们就不难理解熊婴改姓麻的真正意图。

 

      楚人朝圣时穿麻衣的习俗,在秦汉时演变为一年四季皆穿麻衣,到了唐代,才在平民中流行。杜甫谓之奇观,他在《前苦寒行》诗中吟唱道:“楚人四时皆麻衣,楚天万里无晶辉。”


      麻压压一大片,凡是穿麻衣的,都是楚国的后裔,谁不惊叹?

   


 附录一:与麻光练先生的两封书信


    麻光练先生被市政府作为特邀嘉宾,四月二十日前来麻城参加杜鹃文化旅游节。二十三日他和我陪同四川社会科学院领导游览了移民圣地沈家庄。二十五日下午与他于东方红酒店分别后,我就着手搜集麻氏家史资料,下面是写给他的两封信:


    (一)

    麻先生:

    您好!麻城一别,一晃就是半个多月,尽管彼此在千里之外,几天一次电话,几乎没有那种人在天涯的感觉,想必您也如此吧!


    您上次来到熊麻二氏发祥地——沈家庄,给当地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现在家喻户晓,老年人也知道麻氏从这里走出。自古有“熊麻不开亲"的说法。沈家庄这几天在扩街,市里、办事处在这里搞文化和移民开发,我时常去,和您交谈的那几位老头,一见面就问:温州的麻先生还来么?我说他肯定会来!我为什么这样肯定,因沈家庄老谱上的内容我看过,今细读,发现熊麻还是一家哩!任何因素都阻碍不了乡情和血缘之情,您一定会来!沈家庄这块古老的土地上,也会逐渐出现很多有关熊麻二氏相关连的东西。


    沈家庄前几年修家谱时,年轻的村干部参加了理事会,他们不懂这段历史,把有关麻氏的东西删掉了,一位老户长觉得可惜,偷偷将《婴公奔隐更姓图》等内容复印了一些,现随信寄来的《楚熊麻源流序》,就是老谱上的内容,并在当地有很多传说,整理后再寄来,以解您的思乡之苦。就此撂笔,礼略!

    刘明西(草) 2008年 5月5日夜

   

    

    (二)

    麻先生:

    下午好!前天省厅朱厅长来,昨天又是欧阳教授来游沈家庄,早就想写这封信,无奈事多。今天恰恰是我的生日,客人刚走,我就拿起了笔,以解你心中缕缕的思乡敬祖的情结。


    月初传递的那份资料,主要解释的是你上次在沈家庄新谱上看到的“楚熊麻源”四个字。其实这是民国七年古孝感乡沈家庄区《熊氏宗谱》上的一篇明代中期的文章,因涉及到麻姓,新修的第三修谱牒上,再也看不到这些东西了。伴随删掉的还有《婴公奔隐更姓图》、《渠公射石没羽图》、《汉赐合明公上方剑图》及《熊麻氏通族祖祠图》等等。非常难得的是一幅《赘应炬烨琳诸公合墓图》的墓图志稿。我认为图稿上透示出了一种古老的丧葬文化,同时也记录了你们麻氏赘、应、炬、烨四公的名讳及大概生活的年代,不知你们的这一支族谱上是否有这四位高祖?为什么说这四位高曾是你们麻氏的先祖呢?据图绘确认.两座大古墓的前面,有“与麻姓共坟"五个字。四望山是麻城四大名山之一,上面古冢犹存,古墓旁边还遗存有熊氏的石刻共五块,这是不容置疑的。我也翻过熊家的谱,谱里没有这四个祖老的名字,只有“琳公"一人。而琳公又是宋代人,做过知县,当过兵部仆射,还带过兵,《麻城军事志》上有他的事迹,亦说死后葬在四望山。依据这些资料,赘、应、炬、烨四公生活的年代,起码在琳公之前,亦是宋代或宋代早期的人物,并是你们麻氏无疑,不然何为“与麻姓共坟”呢?正如《楚熊麻源流序》里所说的,天下的麻姓与熊姓是同根源的,如果修谱,可修通谱,不管怎么说,是说得通的。从遗存下来的删页来看,宋代的熊麻二氏不仅修过通谱,共一个坟墓,还建过通祠。熊氏墨谱上有许多“熊麻二氏"的字句,到民国七年时去掉了“二"字,印谱时直接板刻为“熊麻氏”,熊姓与麻姓本是一姓,为什么老是“熊麻二氏”呢?明代就有了“何则二姓各为一树者乎”的感慨,而把熊麻两姓当作一个姓的提法,是在民国初年,这些东西又保存在《熊麻氏通族祖祠图》里,还有一些乐器、舞器、礼器等资料,这些都印证了麻氏发源于麻城,并与熊氏是连根.连理的,不然熊氏人也不会老说我“先君继麻氏之功禄,万世甚赖焉。”

 

    说了这么多,我也不知你们家谱修好了没有,是否把这些东西补进去了呢?如需要,还有一些,或是你们组织一个寻根团,来麻城谒祭先祖,寻找先辈生活的足迹!另外我正在收集你们麻氏生活在麻城的一些轶事和传说,这些东西都是历史的影子,现在不去捕捉还待何时?就此撂笔,隆礼草就!

刘明西(字)     

2008年5月1 8日

   


 附录二:流传于麻城的民间故事—_麻氏献画


    相传唐朝时,唐太宗爱好游山玩水。他在麻城修柏子塔时,指着塔东南方的那座大山问叫什么,僧侣们抢着回答说是四望山,并说上面很好玩。他一听这话,便来了雅兴,圣旨还未传出,庞大的游玩队伍就出发了。


    洞口是通往四望山的必经之路。洞口下住着百来户麻姓人。因洞里有一条金街和一条银街,他们世代居住在这里,主要是负责守看这个宝洞。唐太宗刚到麻家大垸,阵阵乌云席卷而来,跑在前面的小太监急忙转身,向唐太宗禀告,山上已经下暴雨了,不如赶快回到麻姓家中一歇,并向太宗进言,说麻氏户长家镇守宝洞里的宝贝不亚于皇宫呢。


    唐太宗走进麻氏户长家,大雨倾盆而下。麻氏族人看到当朝皇帝亲临寒舍,纷纷拿出自家的珍宝,如镇守古洞的四大宝:金盅、金筷、金碗和启动洞门足有二尺长的金钥匙。唐太宗一下傻了眼,嘴里啧啧赞个不停,有意安排膳事官,就把午宴安排在麻氏户长家,他要用这金盅和麻家的族人喝上几盅美酒呢。


    老天爷象知道皇上的心思,大雨一直不停。唐太宗喝了一盅又一盅,握着金盅就是不松手。麻氏户长知道皇上的心思,有心把金盅献给皇上,但四大宝缺一不二,如果缺了,他们马上会在瞬间消失……没有启动洞门的金钥匙,还提怎样守洞呢?


    这事可难住了持桃木拐杖的麻家户长,皇上怎么可得罪呢?但这也不能怪皇上呀,皇宫里可能没有这些宝贝,如果有,他不会看上眼的。啊啊,有点子了,祖上不是传下来一幅古画吗?把这幅画送给皇上,他一定会喜欢,到时等他松开了握金盅的手,趁机马上就把宝贝送到古洞去。


麻户长向皇上敬上一杯酒,说:“皇上,小民有一件宝物,要献给你。"皇上急不可待地说:“是这只酒盅吗?"“不!但比这杯子神多了。"“快快讲来,是什么宝物?"“是先人自画的一幅古画。画上画的是一条牛:白天看牛在栏外吃草,夜晚则归卧在栏中。”唐太宗一听,惊讶道:“巧东西,世上还有这样的宝物!”麻户长从袖里抽出一卷画,递了过去。


唐太宗松开了酒盅,把那幅古画展开,挂在墙上一看,呀!画上真的是一头牛正在栏外吃草哩。看着看着,看了好半天,又急切地对老户长说:“既然是宝物,你能不能让这头牛趁天未黑就让它回到栏中卧息呢?"麻户长说:“小事一桩!但要关上门。"唐太宗不解。这时一团乌云飘来,他还是命令兵士把大门关上,只见屋里漆黑一团,那幅古画却发出夺目的光芒,画中的牛真的回到栏中,唐太宗横看竖看,就是不明其中的道理。麻氏户长凑近皇上的耳朵,细声细气的解释说:“此是幻药所制!实质上,画上画了二头牛,吃草的那头牛,是用四望山布谷鸟的眼泪和上颜料画的,夜隐昼现;卧在栏中的那头牛,则用山上的狗石金磨成灰,再涂上色,则昼隐夜现,就这么简单。”唐太宗感叹道:“不到麻家来,就不知麻城的奇僻异趣啊!”


由这则民间故事而滋生的谚语、俗语、俚言链接—— (1)守洞:就是守宝洞、守财洞。麻城风俗,大年三十,一般要呆在家里,谓之守洞。如某人邀某人去玩,那人不去,就说,“那你在家守洞吧!"


(2)麻家的画——巧东西。好得使人叫绝的东西,一般统称为“麻家的画"。

(3)麻家的拐杖——自做自用。俗传麻姓人善于做拐杖,喻自力更生。

(4)麻家的金钥匙——言贵重珍奇,够吓人的好东西。

(5)太宗看麻家的画——有得话说。此句俚语专用在男女说亲的媒婆嘴里,如男女相称,就用这句话。

(6)麻家的田——专送最亲的人。此语用面窄,如兄弟、亲家赠送贵重物品时常用此语,有“肥水不流外人田"之意。


因麻氏生活在沈家庄的历史悠久,这些俚语已经渗透到了社会的各个层面,随移民活动,传播到了全国各地。四川、重庆、陕西等地也使用“麻家的田"、“麻家的画"等口语,这一现象其实是文史领域的一个研究课题。    ‘

 

 (摘自《麻城文史》2008·第二期029—032页)

图片展示

联系我们

 

微信号:xsjzwgzs

地址:郑州市商都大道

图片展示

熊氏家族网  版权所有

备案号: 豫ICP备19027507号 技术支持:智巢品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