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您致敬!伟大的严仁英教授!

浏览:336 来源:庄严宗亲

她一生膝下无儿无女,却拯救了无数家庭!


2017年4月16日下午13时24分,一位104岁高龄的老人溘然长逝。或许人们对她的名字并不熟悉,但她的学术成果却惠及了整整两代人的家庭,让亿万女性成为幸福的母亲,让无数家庭拥有了健康的下一代。

她——就是我国著名妇产科、妇女保健学专家严仁英教授!



立志从医


严仁英,1913年出生在天津的一个大家族,祖父严修是近代著名的教育家,做过贵州学政、学部侍郎,曾与张伯苓一道,共同创办南开系列学校,被誉为“南开校父”。因为排行老四,家人都亲切地叫严仁英“四妹”。


1918年,严仁英的父亲病逝异乡,祖父严修悲伤之余,对年幼失怙的严仁英兄妹倾注了全部的爱,祖父对教育的重视以及方法的科学,让他们获益匪浅。

严仁英兄妹也格外争气,努力学习、侍奉长辈,从小就自强自立。初三时,长年受肿瘤困扰的祖父严修也因病而去,严仁英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。严家没出过医生,每每碰到病痛,全家几乎是束手无策,“特别是我的三哥,老早就得了肺结核,不得不退学在家养病,为了照顾三哥,我的母亲付出了很多。所以我很早就有了当医生的愿望,而我想当医生的最初愿望,就是能够给家里人看病。”



师从名家


1935年,严仁英如愿以偿地考入北平协和医学院,并以前三名的优异成绩获得协和医学院奖学金。


北平协和医学院素来以高标准培养的“少而精”而著称,因而协和的学生要求非常严格,学习异常紧张。林巧稚回忆当年学习时说:“一开学,几乎就与世隔绝了,一头钻到学习里。”而稍后于严仁英毕业的吴阶平则对老协和“没有商量余地”的“淘汰制”久久难忘。


凭着在南开、清华养成的良好习惯,严仁英依然是活泼轻松、乐于助人。也正是在协和的日子里,严仁英认识了同班同学王光超,两位充满朝气的年轻人,在这里奠定了此后的一生情缘。


协和医学院要求每位学生都要去各科轮流实习,为此,严仁英来到了协和医院产科,在这里,她第一次认识了著名的妇产科专家林巧稚教授。林巧稚是1929年毕业的北平协和医学院第六届毕业生,也是协和医院第一个中国籍的妇产科主任,她曾亲手为5万多个婴儿接生,被称为“万婴之母”。而在初来乍到的严仁英看来,林巧稚这位大夫颇有点“神”。


她很喜欢这个专业,因为在这位年轻实习医生心目中,产科是“一个人进院,两个人出院的甜蜜事业”,“一个人来,两个人走,母亲和孩子走的时候都高高兴兴的,这令我心情舒畅。”


抗战情侣


1941年12月7日,日本偷袭珍珠港,太平洋战争爆发。协和医院作为美国学校,也被日军关闭。直到1942年结婚。婚后的严仁英发现丈夫王光超的诊所不同寻常——后来才发现这间小小的诊所始终在给敌后抗日力量秘密输送药品,同时也是地下共产党员的联络站。这对抗日情侣冒着极大的危险,将地下斗争坚持下来,直到日本投降。


冲破阻挠,毅然回国


随着日军的撤离,北京大学医学院、协和医院得以重整旗鼓。林巧稚教授把昔日爱将召回协和医院妇科任住院总医师。1948年秋,在多方争取和林巧稚的帮助下,严仁英夫妇前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部进修。然而国内的动荡形势始终牵动着赴美进修人员的心弦。1949年,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传到了大洋彼岸。严仁英和朋友们一道,冲破美国方面的劝诱和阻挠,毅然踏上了归国的旅程。


严仁英和恩师林巧稚


1949年11月21日,北京市下令封闭北京的224家妓院,收容妓女1286人。刚刚回国的严仁英,就参加了为妓女检查身体的工作。严仁英将她们看作自己的姐妹,不歧视、不嫌弃,以高尚的医德医风,感化着学员。


在炮火纷飞的朝鲜战场,严仁英等人冒着美军飞机轰炸的危险,奔赴前沿阵地,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收集了大量的罪证材料。在此后的四年多时间里,严仁英多次参加有关美国细菌战罪行的展览工作,在1953年德国柏林的展览上,她用流利的英语和翔实的资料向参观者讲述美军罪行,这些材料后来被编成中、英、法、俄四种文字出版。


苦心孤诣,围产保健


“记得1946年我刚到北大医院工作的时候,医院产科收治的病人要么濒危,要么孩子已死,这种情况在当时很普遍。那时接收的产妇难产发生率特别高。我曾见过一位难产的农村妇女,由家人用一扇门板抬到医院时,孩子的一只手已经出来了。在那种情况下,医生所能起的作用实际上已经很小了。”


严仁英怀抱新生儿


随着临床工作的深入,严仁英开始悟出一个道理:医疗只能救治一个人,而预防则可以造福一大群。真正使严仁英下定决心从临床转行到保健的,还是受老前辈杨崇瑞的感召。在国立第一助产学校工作时,严仁英就敬佩杨崇瑞改造旧接生婆、培养助产人员,使全国孕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大大降低的创举。


妇女保健工作刚刚步入正轨,“文革”的十年浩劫也开始了。严仁英也因为计划生育和控制人口的主张受到冲击。但是无论被派去扫厕所还是抬担架,她都始终保持乐观、一丝不苟。1979年,随着中美关系缓和、“文革”结束,她又随中国妇女代表团访问美国,接触到了国际上刚刚兴起的围产医学。如今我们熟知的早孕门诊、孕妇学校、围产保健,正是严仁英为我国少生、优生工作所作的最早贡献。


严仁英与母亲合影


“叶酸之母”


1990年开始,年近8旬的严仁英教授着手神经管畸形(无脑儿、脊柱裂)胎婴儿的防治研究工作。通过与美国疾病控制中心联合开展对“神经管畸形”的防治研究,在对1981-1982年间出生的2000多名婴儿进行调查分析后,严仁英发现神经管畸形是导致新生儿死亡的首位死因(3.4‰),究其原因,与孕妇在妊娠期间缺乏叶酸有关。将女性增补叶酸预防神经管畸形上升为国家行为,使我国神经管畸形儿发生率在原有基础上下降了50%。这一学术成果一经发表便震惊世界,“叶酸之母”的称号也开始不胫而走。因为严教授一生在围产保健领域的巨大贡献,她被誉为“中国的围产保健之母”。


北大校长许智宏为严仁英颁发蔡元培奖

在一个多世纪的人生中,严教授为中国妇女儿童健康事业殚精竭虑。她的智慧结晶,提高了全国的妇女保健和围产医学水平。可以说今天阅读本文的绝大多数读者,都或多或少受惠于严教授的伟大工作。我们缅怀这位慈祥的老人,追忆这位可敬的前辈,感恩并幸福着。

图片展示

联系我们

 

微信号:xsjzwgzs

地址:郑州市商都大道

图片展示

熊氏家族网  版权所有

备案号: 豫ICP备19027507号 技术支持:智巢品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