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--道家思想含义初探
屈原故里熊、屈二姓结伴而居不
熊姓的来历
取名字的禁忌与注意事项
熊姓男孩女孩起名参考
源自“熊图腾”氏族的姓氏
更多>>
 
楚国连发弩
荆楚文化的创新特质与企业发展
楚文化的六大支柱及其精神特质
博采众长的创新精神
举国上下的尚武精神
中国的主流文化
更多>>
楚辞《悲汶川》
楚辞
屈原诗词 离骚
屈原诗词 天问
楚辞赏析 九章之 惜诵
屈原 九章之 哀郢
更多>>
 
熊氏灯配机械设备专卖店
北京征服者科技有限公司
熊氏家族QQ群
熊氏家族企业、商人QQ群
熊医生中医美容诊所
上海东莞正城精密刀具有限公司
更多>>
屈原诗词 九章之 怀沙

  对于《怀沙》的篇名,理解上有两种影响较大的说法:一是怀抱沙石而死,因而这篇为屈原自杀前的绝笔;一是怀念长沙之意,因为长沙之地本为楚祖先始封之地,屈原最终自沉于距长沙不远的汩罗江,巳实现了诗人“孤死必首丘”的心愿。但可以确信的是该篇表示了诗人至死坚持已义,不改初衷,眷恋楚国的情结。  

            滔滔孟夏兮,草木莽莽。
            伤怀永哀兮,汩徂南土。
            眴兮杳杳,孔静幽默。
            郁结纡轸兮,离慜而长鞠。

  滔滔:悠悠。古“滔”、“悠”语意相同。这里是说初夏悠长的天气。
  汩:水流急速的样子。徂:往。
  眴:同“瞬”,看。杳杳:深远而无所见。孔:甚,很。默:寂静无声。
  郁结:忧愁烦闷不得抒发的样子。纡轸:形容内心如扭曲一样地疼痛。纡,曲;轸:痛。离:同“罹”,遭受。慜:同“愍”,痛。鞠:穷困。

            抚情效志兮,冤屈而自抑。
            刓方以为圜兮,常度未替。
            易初本迪兮,君子所鄙。
            章画志墨兮,前图未改。

  抚:循。“抚情”:省察、回顾情状。效:考验的意思。“效志”,犹言考验其志向。
  刓:削。圜:同“圆”。常度:正常的法度。替:废除。此二句意谓被迫削方成圆还可以,但是正常的法度绝对不能更改。
  易初:变易初心。本迪:本,当作“卞”,通“变”。迪,道也。“本迪”应为“变迪”,意谓:变易当初的道路。
  章:同“彰”,显明。画:规划。志:识记住。墨:绳墨,指代法度。前图:即“前度”,指以前所定的法度。以上二句是说修明规划,识别绳墨,过去所制定的法度是不可更改的。

            内厚质正兮,大人所盛。
            巧倕不斫兮,孰察其揆正。
            玄文处幽兮,矇瞍谓之不章。
            离娄微睇兮,瞽以为无明。

  内、质:均指人的品质。厚:重。正:正大。大人:指君子。盛:赞美。
  倕:相传古时的巧匠名。斫:砍削,指制作器物。揆:度。“揆正”指衡量其曲直。此二句是说巧匠不动其斧斤,谁又能衡量出曲直,用以比喻如果不经过考验,怎么能够知道“内厚质正”。
  玄文:黑颜色的花纹。处幽:放在黑暗之中。“玄文处幽”即说以玄色置暗处。矇瞍:盲人。以上二句是说,把黑色花纹放到暗处,使盲人观之,自然认为没有文采,以比喻贤才得不到重用,则俗人认为无用。
  离娄:古代传说中视力很强的人,能“视于百步之外,见秋毫之末”。睇:略看。

            变白以为黑兮,倒上以为下。
            凤皇在笯兮,鸡鹜翔舞。
            同糅玉石兮,一概而相量。
            夫惟党人之鄙固兮,羌不知余之所臧。

  笯:鸟笼子,楚方言。鹜:鸭子。此二句比喻贤者被困,小人得志。
  糅:杂糅。概:古时量米麦时刮平斗斛用的木板。“一概相量”,喻指同样评价。此二句指斥世俗之人总是混淆善恶。鄙固:鄙陋、顽固。臧:善。

            任重载盛兮,陷滞而不济。
            怀瑾握瑜兮,穷不知所示。
            邑犬群吠兮,吠所怪也。
            非俊疑杰兮,固庸态也。

  滞:停顿,指水不流通。济:渡。以上二句是说,身负重任却得不到发挥,就如同载负很重的车子陷入泥泞而不能前进一样。
  怀:怀抱,在衣为怀。握:在手为握。瑾、瑜:均为美玉。穷:穷困的处境。所示:拿给人看。此二句是说正人见弃,无所用其才能。
  邑犬:乡里的狗。吠:狗叫。怪:怪异。
  庸态:庸俗的态度。

            文质疏内兮,众不知余之异采。
            材朴委积兮,莫知余之所有。
            重仁袭义兮,谨厚以为丰。
            重华不可遌兮,孰知余之从容!

  文质疏内:犹言“文疏质内”。文,外表;质,本质。“文疏”,指外表的落落大方。“质内”,“内”为“讷”的假借,即朴实而不善言表。异采:与众不同的文采,指深藏不露的内美。
  朴:指未经雕饰的木材。委积:聚积。比喻自己有才能不被重用。
  重:与“袭”同义,重复积累的意思。谨厚:慎重谨守。
  遌:遇到。

            古固有不并兮,岂知其何故!
            汤、禹久远兮,邈而不可慕。
            惩违改忿兮,抑心而自强。
            离慜而不迁兮,愿志之有像。
            进路北次兮,日昧昧其将暮。
            舒忧娱哀兮,限之以大故。

  不并:指圣贤不同时生。
  惩违:止住怨恨。惩,止;违,通“愇”字,怨恨。“惩违”与“改忿”意同。抑心:压抑着愤懑不平的心情。自强:自勉而无所畏惧。
  离慜:遭遇到祸患。慜:病。不迁:不改变。
  北次:犹言北行。次:休止。“日昧昧”句:看似为自然景物的描写,可能是诗人悲痛情感的流露。  限:极限。大故:死亡。

            乱曰:
            浩浩沅湘,分流汩兮。
            修路幽蔽,道远忽兮。
            怀质抱情,独无匹兮。
            伯乐既没,骥焉程兮。

  浩浩:水势汹涌的样子。分流:当为“纷流”:纷纷流入洞庭湖。汩:水流很快的样子。
  修路:漫长的道路。修,长。幽:深。蔽:暗。忽:荒忽,形容离郢都极远。
  质:禀性。情:情愫。
  伯乐:人名。相传春秋时秦穆公的臣子,以善于相马著名。程:比较衡量。是说较量才力的意思。以上二句是说,伯乐已经死了,虽然有骐骥之才,又如何能比较出其才力的高低呢?

            民生禀命,各有所错兮。
            定心广志,余何畏惧兮。
            曾伤爰哀,永叹喟兮。
            世溷浊莫吾知,人心不可谓兮。
            知死不可让,愿勿爱兮。
            明告君子,吾将以为类兮。

  民生:人生。禀:承受。错:通“措”,安置。
  曾:应作“增”。“增伤”与“爰哀”为对文。爰哀:哀伤不止。爰通“暄”。
  让:避:避免的意思。爱:指对生命的吝惜留恋。


  通俗译文:

  悠长有生机啊,草木丛生万木茂盛。心中怀着止不住的悲哀啊,匆匆走向遥远的南方。远处山高水深野茫茫,四周沉沉寂寞没有任何音响。心中痛楚郁结不能解啊,遭受忧患困穷又何防。抚慰内心省察我的志向,强自压抑,冤屈满腔。纵使你们可以削方成圆啊,正常法度不会被结弃。改变最初追求的志向啊,这样的行径正直的人们都鄙夷。如同匠人的规墨要牢记啊,过去法度不能随便更易。内心淳厚品质端正啊,那是正人君子所称许的。巧匠们如果不挥动斧头啊,谁又能辨认出是直是曲?黑色的花纹放在暗处啊,盲人说它没有纹理。离娄要是微视可以明察啊,盲人却误认为同自己一样。硬把白的说成黑的啊,人为的把上下颠倒。凤凰囚在笼子里啊,鸡鸭却到处飞翔。将美玉乱石混杂在一起啊,用同一个尺度来衡量。那些党人如此鄙陋,又怎能知道我的爱好。
  身负时代的重任啊,却陷入泥淖之中无法前行。怀抱珍宝手握美玉啊,想尽办法也不知道向谁赠送。荒村野狗成群狂吠啊,那是它极少见多怪啊。非难豪杰毁谤贤士啊,这本就是庸人的常态。外表疏放内心朴质啊,众人哪晓得它特异的光彩。可做栋梁的木材被抛弃啊,哪晓得我所有的美德才能。不断地积累仁义行正直啊,谨慎忠诚才是真正的丰厚。遇不到舜帝那样的贤君啊,谁又能欣赏我的从容气度。自古圣贤不同时啊,谁能知道其中的缘故?商汤大禹离我们远去啊,距今久远已无法追慕。暂且抑止心中怨和怒啊,压抑感情信念仍然要坚固。虽遭祸患我初衷不改啊,效法楷模我将铭记心间。向北进发途中住宿,日薄西山无法挽留。散淡忧肠把悲哀变快乐,最大的不幸无非是死亡。
  尾声:沅水湘水浩浩荡荡,各自奔流日夜不息啊。道路幽深暗又长,前途渺渺茫茫啊。我怀抱淳朴和热情,孤独如今无人与我可商量。伯乐既然已经死去,纵使骏马又有何用场啊。各有不同的禀性,命运各自就由天注定。我坚定内心扩展志向,还有什么让我畏惧啊。屡屡受害止不住悲伤啊,长久地叹息好凄凉。世界污浊无人了解我,人心叵测本来就无法评说啊。我明白死亡是不可避免的,我绝不留恋生命啊。我郑重告诉君子们,我永远同志士先贤在一起啊。

 

旁族别支 | 义帝熊心 | 典故轶闻 | 家族文化 | 文化遗迹 | 家族企业 | 企业参考 | 家族(留言/论坛友情链接
COPY2007-2008 版权所有: 熊氏家族网
站长:熊金伟 QQ:371843719 手机:13838538353  E-Mail:xjw12580@163.com
网址:http://www.xsjzw.com  地址:河南省开封市滨河路 ICP备案:豫ICP备0901601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