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--道家思想含义初探
屈原故里熊、屈二姓结伴而居不
熊姓的来历
取名字的禁忌与注意事项
熊姓男孩女孩起名参考
源自“熊图腾”氏族的姓氏
更多>>
 
楚国连发弩
荆楚文化的创新特质与企业发展
楚文化的六大支柱及其精神特质
博采众长的创新精神
举国上下的尚武精神
中国的主流文化
更多>>
楚辞《悲汶川》
楚辞
屈原诗词 离骚
屈原诗词 天问
楚辞赏析 九章之 惜诵
屈原 九章之 哀郢
更多>>
 
熊氏灯配机械设备专卖店
北京征服者科技有限公司
熊氏家族QQ群
熊氏家族企业、商人QQ群
熊医生中医美容诊所
上海东莞正城精密刀具有限公司
更多>>
楚辞细解 九章之 惜往日

  《惜往日》的篇名取自诗词第一句的前三个字。
  《惜往日》的创作与《怀沙》相去不远,诗人甚至选择了死亡的具体地点。篇中表明诗人希望通过自己的死来使君王有所醒悟,因而对当年受君王信任而勤勉为政的往事加以回忆,申明自己不得不死的苦衷,对了解屈原的生平有重要的史料价值。

            惜往日之曾信兮,受命诏以昭时。
            奉先功以照下兮,明法度之嫌疑。
            国富强而法立兮,属贞臣而日娭。
            秘密事之载心兮,虽过失犹弗治。

  曾信:指曾经受到楚王信任。即屈原曾经担任左徒,在内改和外交方面都曾起过重大作用。命诏:即“诏命”,指怀王制定并发布的法令、文诰。昭,用作动词,使光明。
  奉:继承。照:照临下土,使万民受惠。明:辨明。嫌疑:指法度中疑惑难明的问题。
  属:委托,托付。贞臣:屈原自指。娭:同“嬉”,游乐。此句是说,君王重用贞臣,自己就可以安乐无事。
  秘密事:指屈原与怀王商讨的许多机密大事。载心:藏在心里。载:放置。治:治罪。  

            心纯龐而不泄兮,遭谗人而嫉之。
            君含怒以待臣兮,不清澄其然否。
            蔽晦君之聪明兮,虚惑误又以欺。
            弗参验以考实兮,远迁臣而弗思。

  纯龐:指思想纯正朴厚。泄:泄漏。
  蔽晦:蒙蔽对方并使之昏暗。虚惑:把无说成有叫虚,把假说成真叫惑。误:指误人。欺:欺骗。虚、惑、误、欺:都指谗人蒙蔽君王所用的种种手段。
  参验:比较、验证。考实:考察核实真相。

            信谗谀之溷浊兮,盛气志而过之。
            何贞臣之无罪兮,被离谤而见尤!
            惭光景之诚信兮,身幽隐而备之。
            临沅、湘之玄渊兮,遂自忍而沈流。

  谗谀:指那些进谗言、阿谀奉承的小人。溷:同“混浊”,指小人混淆是非的谣言。盛气:指君王大怒。盛:强烈。过:责罚。
  被离:“被”和“离”都是遭遇的意思。谤:毁谤。见尤:指被责罚。见:被,受到。尤:责备,责怪。
  惭:惭愧,此处反义而用之。景:同“影”。“光景”,犹言明暗。“光”指明处之行事言;“景”指暗处之自守言。诚信:真诚而守信。身幽隐:指自身埋没隐蔽,实指流放。备:具备。此二句,各家说法不一。
  玄渊:深渊。遂:就。自忍:狠心。沈流:沉在水流的中央,即投水而死。

            卒没身而绝名兮,惜壅君之不昭。
            君无度而弗察兮,使芳草为薮幽。
            焉舒情而抽信兮,恬死亡而不聊。
            独鄣壅而蔽隐兮,使贞臣而无由。

  卒:终于。没身、绝名:均指死去。壅君:受蒙蔽的君主。昭:明白。
  度:计量长短的标准和器具,这里指辨别是非的标准。薮幽:沼泽。芳草不在园圃而在沼泽的幽僻之处,喻指贤臣外放,不在庙堂,而在荒野。
  焉:怎么。舒情:抒发感情。抽信:展示其诚信。恬:安于。不聊:不苟且偷生。
  独:却。鄣:同“障”。“阻塞”、“鄣壅”、“蔽隐”,指小人在君王面前进谗言,谗言造成障碍,蔽隐贤才。由:机会,办法,途径。作者死前唯一的愿望就是直抒胸臆的机会,但这一点都不能做到。

            闻百里之为虏兮,伊尹烹于庖厨。
            吕望屠于朝歌兮,宁戚歌而饭牛。
            不逢汤、武与桓、缪兮,世孰云而知之!
            吴信谗而弗味兮,子胥死而后忧。

  百里:即百里奚,春秋时虞国大夫。晋国灭虞,百里奚被俘,作为陪嫁臣入秦,后出走,被楚人拘。伊尹:商汤时贤相。传说当初他只是一个奴隶,被秦穆王用五张头皮换回,任用为大夫。
  吕望:即姜尚。宁戚:春秋时卫国人。
  汤:商汤。武:周武王。桓:齐桓公。缪:同“穆”,指秦穆公指伊尹人假借善于烹调的名义求见商汤,说调国就跟调味一样,汤因而任用他为相。孰:谁。云:语助词。知之:了解他们,指百里奚等人。作者借百里奚等人得适明主的故事,慨叹自己生不逢时。
  吴:指国君夫差。信谗:听信谗言,指吴王夫差听信太宰[喜否]的谗言,逼死伍子胥一事。弗味:不加玩味,即不经过仔细琢磨的意思。死而后忧:指伍子胥死后不久,吴国为越国所灭。

            介子忠而立枯兮,文君寤而追求。
            封介山而为之禁兮,报大德之优游。
            思久故之亲身兮,因缟素而哭之。
            或忠信而死节兮,或訑谩而不疑。

  介子:人名,介子推,春秋时晋人。文君:指晋文公。寤:同“悟”,觉悟。追求:指寻找介子。
  封:加封。介山:介子推死后,绵山改名为介山。禁:即指封介山禁民上山打柴。报:报答。大德:指介子推的恩德。优游:形容其德之广大。
  久故:故旧,相交很久的人。亲身:指左右不离的亲近的人。缟素:白色丧服。哭之:哭祭介子推。
  或:有的人。訑谩:蒙骗、欺诈。訑通“诞“。此句是说有的人欺诈却被信任不疑。

            弗省察而按实兮,听谗人之虚辞。
            芳与泽其杂糅兮,孰申旦而别之?
            何芳草之早夭兮,微霜降而下戒。
            谅聪不明而蔽壅兮,使谗谀而日得。

  省察:调查实情。
  芳草:喻贤才。微霜:不太明显的小霜。戒:警告。比喻暗中的谗言。
  谅:诚然。聪不明:即听之不明。日得:一天比一天得势。得:得意。以上二句是说,君王听之不明而有所蒙蔽,致使小人日益得势,占据高位。

            自前世之嫉贤兮,谓蕙若其不可佩。
            妒佳冶之芬芳兮,嫫母姣而自好。
            虽有西施之美容兮,谗妒入以自代。
            愿陈情以白行兮,得罪过之不意。

  蕙、若:蕙草和杜若,均为香草名。
  冶:艳丽。“佳冶”,指丽人。嫫母:传说中的丑女。姣:容貌妖媚。这里有卖弄风骚的意思。自好:自以为美好。
  西施:春秋时越国的美女。自代:谗人排除别人而代替其位置。
  白行:表白行为。不意:没有料到。

            情冤见之日明兮,如列宿之错置。
            乘骐骥而驰骋兮,无辔衔而自载。
            乘泛泭以下流兮,无舟楫而自备。
            背法度而心治兮,辟与此其无异。
            宁溘死而流亡兮,恐祸殃之有再。
            不毕辞以赴渊兮,惜壅君之不识。

  情冤:此为对文,情,指真情;冤,指冤屈。情冤,是说真情与冤状。见:同“现”,显现。日明:一天比一天明显。列宿:众星。错:通“措”,“错置”,安放、罗列。
  自载:自己控制乘载。意谓乘坐不配上笼头和缰绳的骏马奔跑,肯定会摔跤。
  泭:木筏。下流:顺流而下。舟楫:船桨。自备:义同“自载”。此句意谓在急流中顺流而下,不用船桨也很危险。
  心治:凭主观办事。辟:通“譬”。此:指上述“无辔自载”、“无楫自备。无异:没有什么不同。
  溘死:突然死去。流亡:流而亡去。
  识:知。指顷襄王不知奸佞误国,楚国正面临覆亡的危险。


  通俗译文:

  追忆曾被重用的时光啊,替君王颁布号令整饬国家。遵循先王的功业普照下民啊,明确法度绝无含混不清。国家富强法度完善,委任于忠臣君主就安宁。勤勉从政不辞劳苦啊,虽有小过失君主也能宽恕。我心地纯正办事无疏漏啊,竟遭到谗人的嫉妒诽谤。君王怨怒对待臣子啊,不把是非黑白辨清。蒙蔽了君王的耳目啊,他虚言忠惑却把圣君欺骗。君不验证考察啊,毫不思索就放逐忠良。听信颠倒是非的谗言啊,盛怒之下将我指责。为什么忠良本无罪啊,却罪过相向又遭到诽谤。悲叹的是表里如一真诚守信啊,持守这好品德却身居隐幽。面对江水幽暗深沉啊,就要忍心投水自沉。个人不过淹没身躯和名声啊,痛惜君王受蒙蔽不能醒悟。君王没有准则又不省察啊,竟使那芳草埋没在湖泽。如何抒发情思和展示真心啊,我将坦然赴死决不会偷生。正是小人蒙骗君王啊,使忠贞之臣无路可行。听说百里奚是俘虏啊,当初在伊尹善于烹调。吕望曾在朝歌做屠夫啊,宁戚边敲牛角唱歌边在喂牛。如还是遇上圣明的君王啊,世上谁能知道他们的贤明。吴王听信谗言不辨忠奸啊,逼死伍子胥却遭来灭国之忧。介子忠心自焚深山啊,文公醒悟了才去求寻。封介山不准上山砍柴啊,报答忠良的恩泽。想起介子是自己旧交啊,晋文公身着缟素为之哭诉。有人怀抱忠信守节而死啊,有人心怀诡诈却不被疑。不加考察也不核实啊,只听信谗佞小人虚假的言辞。芬芳与污浊混杂在一起啊,又有谁肯去细细地分辨。为何芬芳花草过早夭亡啊,只因微霜的降临预示死亡。诚然听觉不灵而受蒙蔽啊,才让那批谗佞小人日益得势。
  自古以来嫉贤就成恶习啊,硬说香草和杜若不可佩戴。嫉妒美人的芬芳啊,丑妇却自认姣美而卖弄风骚。纵有那西施的美貌啊,那批小人却挤进来把她取代。我本想陈述表白行为啊,却遭来责罚祸患出乎我预料。是非曲直总会清楚啊,就如同灿烂的群星一样明了。乘着骏马奔驰啊,却没有辔衔任意行。泛起木筏顺水而下啊,却不用船桨任漂游。违背法度硬要一意孤行啊,如上面危险譬喻没有两样。宁愿突然死去顺流长逝啊,担心的是国家再次遭遇大祸殃。不说完心里话就投入深渊啊,我痛惜被蒙骗不知真情的君王。

旁族别支 | 义帝熊心 | 典故轶闻 | 家族文化 | 文化遗迹 | 家族企业 | 企业参考 | 家族(留言/论坛友情链接
COPY2007-2008 版权所有: 熊氏家族网
站长:熊金伟 QQ:371843719 手机:13838538353  E-Mail:xjw12580@163.com
网址:http://www.xsjzw.com  地址:河南省开封市滨河路 ICP备案:豫ICP备0901601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