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--道家思想含义初探
屈原故里熊、屈二姓结伴而居不
熊姓的来历
取名字的禁忌与注意事项
熊姓男孩女孩起名参考
源自“熊图腾”氏族的姓氏
更多>>
 
楚国连发弩
荆楚文化的创新特质与企业发展
楚文化的六大支柱及其精神特质
博采众长的创新精神
举国上下的尚武精神
中国的主流文化
更多>>
楚辞《悲汶川》
楚辞
屈原诗词 离骚
屈原诗词 天问
楚辞赏析 九章之 惜诵
屈原 九章之 哀郢
更多>>
 
熊氏灯配机械设备专卖店
北京征服者科技有限公司
熊氏家族QQ群
熊氏家族企业、商人QQ群
熊医生中医美容诊所
上海东莞正城精密刀具有限公司
更多>>
叶舒宪:龙形象源于熊并非标新立异

                  上海市总工会

“龙的形象来源于熊。”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叶舒宪教授这一立论一石激起千层浪,学界赞同与质疑的声音络绎不绝。经过多年的实地考察与资料整理,叶舒宪的力作《熊图腾》由上海“故事会文化传媒”于本周推出。趁叶舒宪亲临上海书展签售之际,本刊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  “龙的形象来源于熊。”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叶舒宪教授这一立论一石激起千层浪,学界赞同与质疑的声音络绎不绝。经过多年的实地考察与资料整理,叶舒宪的力作《熊图腾》于近期面世。趁叶舒宪亲临上海书展签售之际,本刊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               “熊图腾不是标新立异”

  叶舒宪抵达上海的第一时间,本刊赶赴他下榻的酒店,与他开始了这场纵古裨今的对话。

  叶舒宪的写字桌上放着一本《熊图腾》,这是他从去年首次提出“熊图腾”以来的心血集结。抚着自己的新书,叶舒宪问道:“有人会觉得我在刻意标新立异吧?”随即又补充说:“我写的不是小说,而是学术著作,里面有论据,不同意者可以拿出自己的论据展开争鸣。”

  去年8月中国神话国际学术研讨会上,叶舒宪提出:“中华民族先民崇拜熊图腾,龙与熊有着直接的关系,早期玉雕龙的造型体现出熊头的特征,用熊图腾一说可以解释龙的原型之一。”这个看似惊世骇俗的立论不出所料地引来了反对之声。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庆柱质疑道:“有些部落确实以熊为图腾,但能作为中华民族的图腾吗?”他表示,尽管龙的意象是虚构的,但如果华夏文明真是熊图腾崇拜,就不会有龙的意象,后来出土的大量文物中也不会有龙这一造型。

  叶舒宪在采访中对这些质疑一一做出回应。“以熊为图腾的某些部落究竟能不能代表中华民族,关键就是看部落的性质。如果这个部落是黄帝的部落,你说能不能代表中华民族?黄帝号有熊氏,楚国有30多个王的名字里有熊字,还有如书中所写的其他一系列证据联系起来看,就可以知道熊图腾绝非只是几个少数部落所独有的。至于龙图腾,我并没有否认它的地位,而是认为龙图腾是由熊图腾演变而来,龙毕竟是虚的,渊源追溯不到太远,而熊龙一体,恰能解释龙的来源。”

  言及此刻,叶舒宪扯出脖子上挂着的玉佩,头部为熊,身体蜷成一个圈,酷似龙身。“这是我早年在西安淘到的,当时只是觉得它成色不错,后来研究熊图腾之后,知道这个是熊龙,也由此可见,熊图腾分布很广,具有相对的普遍性。”

  即便叶舒宪对于熊图腾做了详细的论证,但是对于首次接触这一理念的大众而言,“龙的传人”转为“熊的传人”显然走得有些超前。事实上,叶舒宪一直是一个被称作“走在学术前沿的人”。前几年《哈利波特》甫热之时,叶舒宪就在《百家讲坛》上撇去其商业因素,对它的文化背景、宗教背景做了阐述,但是因为涉及“巫术”,与国情不符合,未公开播出。

  谈及此事,叶舒宪有些遗憾:“其实《指环王》、《哈利波特》这些魔幻小说绝非单纯的商业小说,它们背后都深奥的学术背景,《哈利波特》里每一个人的名字背后都有典故,而《指环王》的作者是牛津大学古英语系教授。我敢说,能够解释出《指环王》十分之一的人,在整个中国都找不出10个。”话语中的锋芒与自信源于跨文化视野带来的底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在行走中感受文化碰撞

  叶舒宪的生活只分为两块:读书和行走。而改变他人生轨迹的也正是读书和行走。叶舒宪在1954年出生于北京,“那一年新中国第一部宪法颁布,所以很多人名字带有一个宪字。”颠沛流离是这一代人的印记,当一边挖防空洞、一边读书的中学时代结束后,叶舒宪被分配到大西北的一家工厂当工人。

  漫天黄土、窑洞、书,构成叶舒宪的全部生活。在那个年代,看书是一件危险而奢侈的事,叶舒宪恰巧有个同学在造纸厂上班,而造纸的原料正是“破四旧”收集来的“禁书”。叶舒宪最大的乐趣便是“跑到造纸厂看这些虎口余生的废书,不仅看,还做笔记,托尔斯泰、巴金、普希金等名家名作都是在那时接触到的。”

  1977“文革”后第一次恢复高考,原本以为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叶舒宪看到了回到北京、回到校园的希望。复习了几个月,24岁的叶舒宪踏上考场。“80个录取1个,40个人一个考场,也就是说两个考场才录取一个人,当时觉得机会渺茫,都不想考了。做到一半,发现很多人都是白卷,而自己还能答得出一些,才有自信考下去。”叶舒宪的志愿填了北大中文系和陕西师大中文系。接到录取通知的那一刻,他知道他的文学之梦实现了;可另一个回归北京的梦却破灭了———师范优先政策将他送进了陕西师范大学。此后留校任教,后又在各大高校担任访问教授,包括耶鲁、牛津、剑桥等世界名校。如果说从北京到西部的放逐,是社会因素造成的“被动行走”,那么上世纪90年代初期,叶舒宪作为访问学者的澳洲之旅,则使他开始了“主动行走”。“在一个环境的文化中包裹太久,反而感觉不出这种文化,换一个环境,才能够让两种文化自然而然地碰撞和反观。”1993年,叶舒宪带着一集装箱的书来到海南。那是他年近不惑的第一次自我放逐,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。目前叶舒宪已经跑遍中国的二三十个民族,跑遍所有的英语国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高校制度限制跨文化视野”

  不断的行走,成就了叶舒宪跨文化的视野。他原本教授比较文学,但不久他就发现,文学的某些问题必须用文化来解答。“最简单的例子,‘大禹治水,化熊穿山’是文学,而‘为什么化熊穿山’的问题背后则就是文化。做学问就要既见树木又见森林。”

  从80年代初期开始,叶舒宪的研究领域转向了文学人类学,对于这样的跨文化研究,他的见解犀利:“上流的学术,就得有跨文化、跨学科知识背景,否则就是落伍。中国的跨文化研究与国外比有劣势,因为中国传统一直处在一个封闭的人文学术环境中,骨子里有天朝大国的思想,看不起国外的文化,更看不上国内的少数民族文化。事实上,我国少数民族的多样性就是跨文化的天然优势,不用出国门,单单中国内部的跨文化就已经相当丰富。”

  而高校制度也是叶舒宪抨击的对象:“学院派的高墙隔起了研究者的视野,他们应该走出去,民间的东西才是有根的。而学科细分更是限制了大学生跨文化视野,每个人填报志愿时就好像被塞进了中药铺的一个个格子里,很难接触到其他文化。既然中国的高校体系照搬国外,那么为什么没有照搬国外本科生接受大文化教育?并且所谓的硕导、博导也都是中国特色,你可以想一下,这里面关系到多少人的既得利益?这个制度改起来又谈何容易?所以只有靠学生自己有觉悟去读书,去行走。”

  无论是熊图腾之说,还是《哈利波特》的巫术文化分析,又或者是对国民性、教育制度的抨击,叶舒宪的论点都可谓前卫且尖锐。他自己也承认:“走在前沿的人必然容易遭受抨击”,但同时他不以为意:“学术上的东西,我欢迎其他学者摆事实、讲道理;非学术的东西,我顾不上。”

  “顾不上”在叶舒宪口中出现的频率非常高。问他为什么不把《熊图腾》写得更通俗一些来吸引读者,他说:“要探讨的东西太多,顾不上。”问他为什么不像很多学者那样通过博客与大众交流,他说:“要实地考察的地方太多,顾不上。”

  再多的顾不上,自己劳心劳力的研究成果一定要顾上———采访结束后,叶舒宪突然问道:“假如你是一个普通读者,会不会以为《熊图腾》是《狼图腾》的跟风之作,会不会翻开《熊图腾》看看?”犹豫了一下,笔者道:“如果加一个腰封,上面写‘龙的传人?不,熊的传人!’可能会更吸引人一些。”“这太哗众取宠了吧,我只是把论据写出来,希望读者自己参与评判。”

  叶舒宪,终究还是一个没有被商业化熏染的学者。

旁族别支 | 义帝熊心 | 典故轶闻 | 家族文化 | 文化遗迹 | 家族企业 | 企业参考 | 家族(留言/论坛友情链接
COPY2007-2008 版权所有: 熊氏家族网
站长:熊金伟 QQ:371843719 手机:13838538353  E-Mail:xjw12580@163.com
网址:http://www.xsjzw.com  地址:河南省开封市滨河路 ICP备案:豫ICP备0901601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