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--道家思想含义初探
屈原故里熊、屈二姓结伴而居不
熊姓的来历
取名字的禁忌与注意事项
熊姓男孩女孩起名参考
源自“熊图腾”氏族的姓氏
更多>>
 
楚国连发弩
荆楚文化的创新特质与企业发展
楚文化的六大支柱及其精神特质
博采众长的创新精神
举国上下的尚武精神
中国的主流文化
更多>>
楚辞《悲汶川》
楚辞
屈原诗词 离骚
屈原诗词 天问
楚辞赏析 九章之 惜诵
屈原 九章之 哀郢
更多>>
 
熊氏灯配机械设备专卖店
北京征服者科技有限公司
熊氏家族QQ群
熊氏家族企业、商人QQ群
熊医生中医美容诊所
上海东莞正城精密刀具有限公司
更多>>
毛泽东称赞《楚辞》:提倡领导干部学屈原讲真话

  1951年7月,毛泽东邀请老朋友周世钊、蒋竹如到中南海,在交谈中多次称赞《离骚》“有一读的价值。”1957年,他请身边工作的几位同志把各种版本的《楚辞》和屈原著作50余种收集来,在这段时间里集中阅读了这些书。1958年3月中央成都会议期间,毛泽东在提倡干部要讲真话时,说屈原是敢讲真话的人,敢为原则而斗争,虽然不得志。1958年张治中陪毛泽东在安徽视察工作时,毛泽东劝张治中读《楚辞》,并推荐说:“那是本好书,我介绍给你看看。”他在一封信里还写道:“我今晚又读了一遍《离骚》,有所领会,心中喜悦。”1959年、1961年他两次要《楚辞》,还特别指明要人民文学出版社影印的宋版《楚辞集注》。在此期间毛泽东外出带去的各种书籍中,也有《楚辞集注》和《屈宋古音义》。1961年秋,毛泽东专门写了一首《七绝屈原》:“屈子当年赋楚骚,手中握有杀人刀。艾萧太盛椒兰少,一跃冲向万里涛。”把屈原的《离骚》比作战斗的利剑,表达了毛泽东对屈原的尊敬之情。1972年,中日邦交正常化,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,毛泽东把一套线装《楚辞集注》作为贵重礼物送给了他。在一本明人陈第撰的《屈宋古音义》中,毛泽东用红蓝铅笔,对《离骚》中的一些段落句子作了圈画。毛泽东曾用行书书写了“帝高阳之苗裔兮……夫惟捷径以窘步”。用小楷书写了“帝高阳之苗裔兮……余既滋兰之九畹兮。”可见其对屈原楚辞的喜爱程度。
  毛泽东终生喜爱屈原的《离骚》和以《离骚》为主的《楚辞》,对屈原的伟大爱国精神和天才的文学创作给予极高的评价。他说:“屈原不仅是古代的天才歌手,而且是一名伟大的爱国者,无私无畏,勇敢高尚。他的形象保留在每个中国人的脑海里。无论在国内外,屈原都是一个不朽的形象。我们就是他生命长存的见证。”他评价屈原是继《诗经》之后“首屈一指”、“第一位有创作个性的诗人”。对《离骚》中抒发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和忧国忧民的爱国热情,毛泽东非常崇敬。
  对于屈原的创作,司马迁曾评论说:“屈原放逐,乃赋离骚”,“其文约,其辞微,其志洁,其行廉。其称文小而其旨极大,举类迩而见义远。”把屈原的作品价值同他的人生遭际和人格光辉联在一起来评价。毛泽东很同意司马迁的观点,并加以发挥。在1959年12月至1960年2月读苏联《政治经济学(教科书)》的谈话中说“屈原如果继续做官,他的文章就没有了。正因为开除了‘官籍’,‘下放劳动’,才有可能接近社会生活,才可能产生像《离骚》这样好的文学作品。”毛泽东的这一评论,不仅对研究屈原有重要的指导意义,对研究文学创作,也具有深刻的启示。

  毛泽东本人就是一位杰出的诗人,他一生写下了不少气势磅礴,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现代古典诗词,尤其是那些想象奇特,颇具大家风范的诗词为人所称道。他的名篇之一《七律·答友人》前四句:“九嶷山上白云飞,帝子乘风下翠微。斑竹一枝千滴泪,红霞万朵百重衣。”即化用了屈原《九歌·湘夫人》的故事。“帝子乘风下翠微”,显然是由《九歌·湘夫人》首句“帝子降兮北渚”变化而来。“斑竹一枝千滴泪”也是化用湘夫人闻帝舜死于苍梧,十分悲痛,眼泪沾在青竹上,留下点点斑痕,而成斑竹的故事。

  毛泽东在日常工作中也随时能联想到《楚辞》中的诗句,并用之于谈话中。1950年3月10日,毛泽东在勤政殿接受罗马尼亚首任驻华大使递交国书。按照周恩来的布置,让中国第一代驻外大使来勤政殿,在八扇红木屏风后静观呈递国书仪式。此前,毛泽东和周恩来曾接见过这些新中国的第一任大使,并与他们亲切交谈。当毛泽东走到黄镇面前,好像想起了什么,问道:“黄镇,你原来那个名字黄士元不是很好吗,改它做什么?”黄镇答道:“我的脾气不好,需要提醒自己‘镇静’。”毛泽东说:“黄镇这个名字也不错,《楚辞》中说,白玉兮为镇。玉可碎而不改其白,竹可黄而不可毁其节。派你出去,是要完璧归赵喽。你也做个蔺相如吧。”“白玉兮为镇”是屈原《九歌·湘夫人》中的一句,可见毛泽东对屈原作品的熟悉和运用自如。1954年10月26日,印度总理尼赫鲁离京到外地访问,他到中南海勤政殿向毛泽东等中国领导人辞行。毛泽东当场吟诵了屈原《九歌·少司命》中的“悲莫悲兮生别离,乐莫乐兮新相知”两句诗后说:“离别固然令人伤感,但有了新的知己,不又是一件高兴的事吗?”毛泽东对屈原的《天问》,也是爱之颇深。他特别肯定屈原《天问》在唯物主义思想方面的贡献。在一次讲话中他说:“柳子厚出入佛老,唯物主义。他的《天对》,从屈原的《天问》以来,几千年只有这么一人做了这一篇。”这同时也肯定了《天问》。1958年有一次中央在广西召开会议,一天晚上,毛泽东正在看书,突然停电。毛泽东对卫士长李银桥说:“你去把蜡烛给我点着。”蜡烛点燃了,毛泽东继续看书。他看的是《楚辞》,看得聚精会神,津津有味。会议期间,毛泽东批示印发《离骚》给与会者。在1月16日的讲话提纲中,他说学《楚辞》,要先学《离骚》。在1月21日结论提纲中,又用《离骚》中的词句来说明文件写作中的“概念”和“判断”的问题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1958年前后,毛泽东读《离骚》等《楚辞》中的作品最勤,并说读后“有所领会”,还推荐给其他领导干部阅读,是颇耐人寻味的。这自然与他个人的欣赏趣味有关,但也未必没有其他深意。因为那是最富于幻想的火热的“大跃进”的年代,他所“领会”的,恐怕不仅仅只是文学欣赏方面的问题了。

旁族别支 | 义帝熊心 | 典故轶闻 | 家族文化 | 文化遗迹 | 家族企业 | 企业参考 | 家族(留言/论坛友情链接
COPY2007-2008 版权所有: 熊氏家族网
站长:熊金伟 QQ:371843719 手机:13838538353  E-Mail:xjw12580@163.com
网址:http://www.xsjzw.com  地址:河南省开封市滨河路 ICP备案:豫ICP备09016019号